博士后王剑新:河南顽固性偏头痛微创治疗开拓者

说起三国,华佗提出用“开颅术”给曹操根治头痛因而被杀的故事,家喻户晓。电影《赤壁》中出现过两次让曹操头痛的剧情。一次是曹操在军帐中以冷敷止头痛,第二次则是华佗用针灸给曹操疗病,并说他的病因是“欲望过多,思虑过盛”。古代民间素有“得了偏头痛,神仙也不治”之说。也反映出偏头痛是极其难处理的一种疾病。曹操头痛的真实病因是什么?为何难治?至今也是难以解开的谜。作为神经外科专家,河南省人民医院神经外科主任医师、博士后王剑新,擅长治疗各种原因引起的偏头痛,如果曹操的头痛能被及时医治,那么历史将要改写,又来个魏蜀大战,诸葛亮是不是会被阿瞒兄生擒?如果曹操的头痛治好了,到了儿传位曹植时,曹丕可能作不出七步诗?  

博士后王剑新:河南顽固性偏头痛微创治疗开拓者

  据记载,荷兰后印象派画家文森特·威廉·梵高,尽管他画有《星夜》、《向日葵》与《有乌鸦的麦田》等,现已跻身于全球最具名、广为人知与昂贵的艺术作品的行列终因患有偏头痛37岁便结束了其年轻的生命;恺撒大帝是罗马共和国末期杰出的军事统帅、政治家。他率军占领罗马,打败庞培,集大权于一身,实行独裁统治并制定了《儒略历》但因偏头痛没有实现自己的宏伟目标;法兰西第一共和国执政、法兰西第一帝国皇帝拿破仑·波拿巴,是一位卓越的军事天才。他多次击败保王党的反扑和反法同盟的入侵,捍卫了法国大革命的成果。他颁布的《民法典》更是成为了后世资本主义国家的立法蓝本。他执政期间多次对外扩张,形成了庞大的帝国体系,创造了一系列军事奇迹。但因偏头痛在滑铁卢之战中失败,被流放到圣赫勒拿岛;查尔斯·罗伯特·达尔文,英国生物学家,进化论的奠基人。出版《物种起源》这一划时代的著作,提出了生物进化论学说,从而摧毁了各种唯心的神造论和物种不变论。除了生物学外,他的理论对人类学、心理学、哲学的发展都有不容忽视的影响。恩格斯将“进化论”列为19世纪自然科学的三大发现之一。但查尔斯·罗伯特·达尔文因偏头痛困恼他在科学道路上探索……

  顽固性偏头痛属于世界上很难控制的顽症之一,表现为一侧或双侧额部、颞部、眼眶周围、后枕部为主的反复发作性疼痛,头痛性质为搏动性疼痛,但也有胀痛、紧缩感等非搏动性疼痛,其疼痛程度很难用语言表达,多说病人疼痛发作时伴随恶心、呕吐、怕光及畏声等症状,因此,WHO甚至将严重的偏头痛定位为最致残的慢性疾病之一。因此,攻克此顽症也成了医学界致力研究的课题之一。目前,在众多治疗方法中,王剑新博士采用局麻手术,在颅骨外面的头皮上切口仅3cm左右,在显微镜下操作,仅用45分钟~1小时即可完成,4-6天就可出院,具有不用开颅,风险小、费用低,并发症和副作用极少、复发率极低等特点和优点,在河南省可谓独树一帜。因此,说他“河南顽固性偏头痛微创治疗第一人”并不为过。  

博士后王剑新:河南顽固性偏头痛微创治疗开拓者

  1973年出生的王剑新,1996年从新乡医学院医疗系毕业后,留校在新乡医学院一附院神经外科工作4年后,毅然放弃安稳的工作考上了南通医学院附属医院原神经外科主任邓传宗教授的硕士研究生,2003年毕业后回新乡医学院一附院神经外科工作5年后又考上南方医科大学的博士,师从于我国著名神经外科专家、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原副院长、南方神经外科研究所所长、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神经外科主任漆松涛教授,2011年毕业后又考上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院神经外科博士后,师从于我国著名神经外科专家、中央保健局专家、北京协和医院原神经外科主任王任直教授。毕业后先后在清华大学玉泉医院和中国医科大学航空总医院神经外科中心从事医疗和科研工作。从“黄三角”河南、到“长三角”江苏,再到“珠三角”广州,再到首都北京,4年前又从北京作为引进人才到现在的单位河南省人民医院工作。  

博士后王剑新:河南顽固性偏头痛微创治疗开拓者

  在北京协和医院学习时,他发现偏头痛是神经系统疾病的常见病之一,全球流调显示,发病率高达10%~18%。高校大学生的发病率为16.1%。2010年全球疾病负担调查,偏头痛综合患病率排列第3位,所致残负担排列第7位。目前我国18-65岁人群中偏头痛患病率已经高达9.3%,几乎每十个人中就有一人患有偏头痛。作为一个“爱折腾”的人,王剑新发誓要在神经外科这个“难题”方面多做些工作。  

博士后王剑新:河南顽固性偏头痛微创治疗开拓者

  在北京协和医院神经外科攻读博士后期间,从文献上得知清华大学玉泉医院神经外科任炎平教授团队专门对顽固性偏头痛有一种血管神经压迫(卡压)学说。按照他的研究通常头皮血管和神经是伴行关系,互不压迫。由于各种原因,使血管对神经造成异常的压迫或缠绕,这种压迫并不会直接造成疼痛,当情绪波动等各种原因,使压迫段的血管过度舒张和收缩,以及内分泌的变化,使血液内的致痛神经递质浓度异常改变时,压迫段的血管对神经产生一种异常的刺激,引起血管炎性反应,并引起疼痛发作。疼痛点发生在血管神经异常处并放射性扩散至神经分布范围。基于这个理论他与航空总医院陈国强团队开展了微创松解术治疗顽固性偏头痛疗效十分明显,几十年的偏头痛得到了根治。  

博士后王剑新:河南顽固性偏头痛微创治疗开拓者

  作为河南的优秀专家,2018年3月被河南省人民医院从北京引进。宽宽的额头,炯炯有神的眼睛,似乎在昭示他潜心攻克顽症的内涵。他依靠本院技术力量和科室团队合作精神,在院领导的关心和支持下,他先后开展的垂体瘤、胶质瘤、脑膜瘤、听神经瘤、动脉瘤、动静脉畸形、烟雾病、颈内动脉狭窄等的显微手术及神经内镜治疗,运用显微神经外科技术+内固定技术治颅底凹陷、颅颈交界区病变及颈椎病以及MVD术治疗面肌痉挛、三叉神经痛,周围神经微创术治疗顽固性偏头痛、脑血管意外后遗症及脑瘫,颞肌贴敷功能修复颅骨修补术,综合超早期康复治疗,对昏迷促醒、减少癫痫发作、降低肌张力等多项新、大、特手术均获成功,为河南及周边地区患者带来了福音。  

博士后王剑新:河南顽固性偏头痛微创治疗开拓者

  在河南省人民医院工作期间,他发现作为一个人口大省患顽固性偏头痛的病人很多,从 2018年年底,王剑新开展第一例微创术治疗顽固性偏头痛至今4年时间,已经有北京地区以及周边地区,远的有湖北、福建、新疆等地的上百例例偏头痛患者接受了他的微创手术治疗。他们年龄多在50岁以上,有的还患有高血压、糖尿病等疾病。不少痛不欲生的患者,一度辗转于北京、上海、南京大医院求治,听说要开颅,极度恐惧,难以承受巨大风险,只得打道回府。听说“河南” 微创术可治疗这一顽症,便慕名找到他。  

博士后王剑新:河南顽固性偏头痛微创治疗开拓者

  在接受王剑新微创治疗的上百例偏头痛患者中,有两位令人难以忘怀。一位兰考县80岁患者薛大爷,被偏头痛折磨50年,如刀割一般,每次发作均需服药,疼痛暂可减轻,近几年来用药效果越来越差,且出现严重胃肠反应等副作用,痛不堪言。老人经多方求医无果后找到来到王剑新,经过微创手术,老人50年偏头痛得到根治。封丘县一位70多岁的老大娘,被偏头痛折磨40年的患者慕名找到王剑新,老人因剧烈偏头痛,3天不吃不喝,被同事介绍到医院便做微创手术。术后,老大娘告诉王剑新:“老家附近曾有人也患此病,7天不能吃喝,结果是痛不欲生,严重影响日常生活和家庭和谐。我太幸运了,用这种方法治疗真好!”  

博士后王剑新:河南顽固性偏头痛微创治疗开拓者

  说时轻巧做时难。王剑新在“河南”开始用这种说起来有点拗口的手术方法治疗偏头痛,旁观者(包括一些大医院的大专家)称奇以外,也曾有过怀疑:就这么几十分钟,那引起病人剧痛就会治好?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不管什么途径,治好病就是硬道理。为此,王剑新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机会,给各地同道们推广此项技术,并于前年牵头成立了我国第一个偏头痛微创治疗学术组织,多次举办线上义诊及线上直播多次,近期又被河南电视台《健康帮帮团》栏目聘为神经外科(顽固性偏头痛微创治疗)方向首席顾问。  

博士后王剑新:河南顽固性偏头痛微创治疗开拓者

  随着一个个病例的成功,很多同行纷纷投来信任和赞赏的目光,许多患者也送来感谢信和锦旗表示谢意 。面对众多患者和同行的称赞,王剑新谦虚地说,自己只是“小手术,治顽症”,他表示,要通过专题讲课及义诊等多种方式力所能及地普及这项技术,造福更多患者,让患者在"山重水复疑无路"的迷茫与绝望之中,带来"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新希望……

  (闫洧涛)

来源:大河文教网

新闻聚焦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