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封城”14天:严峻的形势与向好的信号

划重点

  • 11月28日起,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新增的治愈数已经开始超过了新增的死亡数 。另一个向好的信号是,全国新增疑似病例的报告数量目前也已连续两天下降。

  • 2疫情与春节假期重合,当生产大国面临节假里的停工歇业,突如其来的“口罩荒“成为全国民众讨论的焦点。更严峻的挑战还有疫情的发展。

  • 3在黄冈已成为仅次于武汉的第二疫情高发区的背景下,面对中央指导组派出督查组关于定点医院收治能力、床位数量以及核酸检测能力等提问,黄冈市卫健委主任唐志红含糊其词,甚至一问三不知。这些天,出来接受答辩的还有湖北省和武汉市的红十字会。

1月23日10点,武汉“封城”。

14天过去,有人说像是过了半个世纪。

这14天,中国社会的景象,原本应是人潮汹涌的春运和喜庆热闹的春节,但是,一场全国总动员的战“疫”打响以来,一切都在归于安静,一切都在为了安康。

这14天,武汉、湖北、全国无疑都在经历一场大考,眼下,一个“潜伏期“过去,疫情的警报越来越响,考题还很难,丝毫不可懈怠。

“封城”后的24小时航拍武汉市洪山区武鄂高速公路(龚家岭收费站)。中新社记者 郑子颜 摄

【疫情】

严峻的数字与向好的信号

武汉“封城”后,每天不断上涨的确诊病例数字最能牵动人心。

1月31日,全国累计报告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病例“过万”,三天之后,确诊病例就破了两万。疫情形势发展之快,成为舆论最担心的事。

2月4日,全国31个省份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新增确诊病例3887例,仅武汉一地,就新增1967例。

数字的上升依旧未见缓势,人们开始关心这样一个问题:“封城”14天,我们期待的效果开始显现了吗?“高峰期”来了吗?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流行病学首席科学家曾光此前对记者分析,“高峰期”概念是相对的,每个省、每个城市都要做具体分析。

他强调,在武汉等多座城市采取“封城”措施以后,武汉市乃至湖北省的输出性病例有所减少。目前已有信息明确表示,防控措施做得较好的地方都处于“围堵”关键时期。

不过,数字在细微之处也有新变化。

在国家卫健委2月4日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国家卫健委医政医管局副局长焦雅辉提到,1月28日起,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新增的治愈数已经开始超过了新增的死亡数。

“当然可能后期还会有一些起伏,这也是一个正常的疾病发展的过程。但是从目前来看,我们综合治疗的效果应该说已经开始在逐步显现。”她强调。

另一个向好的信号是,全国新增疑似病例的报告数量目前也已连续两天下降。

1月30日,火神山医院施工现场,各项施工项目在全速推进中。 中新社记者 张畅 摄

【速度】

驰援武汉,10天建起“火神山”

14天里,相较于疫情扩散的速度,抗击疫情的动员速度同样快,全国网友“监工”的火神山医院就是一个缩影。

“抢工期,要抢救别人!”面对媒体,火神山医院的施工现场,一位工人道出这样一句朴实的话。

5万多平方米的施工现场,施工工人从数百人到7500多人,大型机械设备、车辆从300台到上千台,工人三班倒,机器不停人不停……

这个春节,网友通过网络直播时刻关注着火神山施工现场,“监工”最多的时候突破5000万人。

自1月23日武汉市决定参照北京“小汤山”模式建设火神山医院,到建成交付,仅仅用了10天。

而建筑面积7.5万平方米,能够提供超过1500张病床的雷神山医院很快也将正式接收病人。

另外,武汉正改造一批体育馆、会展中心等变为方舱医院,为救治轻症患者提供机动医疗场所。

设计人员凌晨1点画图,工人凌晨4点跑步进场……目前,方舱医院扩容至13家,接诊床位增至万余张。

对于现在的武汉来说,多一张病床就意味着多一分希望。

同时,全国医疗精锐和救援物资也迅速向武汉集结,截至2月3日晚6时,国家部委和29个省(自治区、市)、部队医院,共派出70支医疗队、8329名医疗队员,支援湖北省疫情防控工作。仅武汉市有59支医疗队、6794名医疗队员。

2月3日,医院隔离病房内,两名医务人员核对患者治疗单。中新社记者 张畅 摄

【挑战】

紧缺的物资、发展的疫情和变化的病毒

14天,“战时状态”的武汉,在和时间赛跑,但同时也面临着诸多挑战。

1月24日,“封城”第二天,武汉市新冠肺炎防控指挥部应急保障组药品器械采购专班就发布了采购公告,向全国各企业采购医用防护物资。

口罩、防护服、护目镜……武汉的医疗物资随着疫情发展全面告急,直至眼下,用湖北当地官员的表述,一些医疗物资依然处于“紧平衡”的状态。

疫情与春节假期重合,当生产大国面临节假里的停工歇业,突如其来的“口罩荒“成为全国民众讨论的焦点。

如何解决“口罩荒”等医疗物资短缺问题?

3日,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连维良表态,企业不用担心疫情过后产能过剩,疫情后富余的产能将由政府收储,只要符合标准,企业可以开足马力生产。

更严峻的挑战还有疫情的发展。

武汉“封城”14天,“黄冈告急”“孝感告急”……甚至千里之外的温州也在“告急”。舆论担心,疫情会不会在武汉,甚至湖北以外爆发?

对于疫情判断,曾光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就表示,对输出病例的围堵,有的地方比较成功,有的就不太成功。不成功的原因就是没有及时控制好第一代病例,出现了第二代甚至第三代病例。

“另一方面,现在报告疫情的县级区域越来越多,疫情有向农村地区转移的趋势。所以现在的形势比较复杂,要求各地各自为战,自己做好自己的事。”曾光说。

挑战还来自病毒本身。

伴随着人们对新型肺炎的认识不断加深,越来越多的传染途径也被发现,无症状感染者或造成传播、病毒在空气中或能存活数天、病毒或可以粪口传播……

科学界还在担心病毒的变异。

“流行期越长其变异的可能性越大,病毒学专家和流行病学专家会继续对新型冠状病毒进行密切监测,而缩短流行期是降低病毒变异风险的关键。”中国医学科学院呼吸病学研究院常务副院长曹彬说。

2月5日,湖北武汉经济技术开发区,一位市民外出采购蔬菜和食品。中新社记者 张畅 摄

【考验】

湖北和武汉的应急“大考”

“湖北省要把疫情防控工作作为当前头等大事”,这一直是中央对于湖北的要求。对湖北和武汉来说,这场疫情无疑也是一场全方位的应急“大考”。

疫情发生以来至2月5日,湖北省政府新闻办连续开了15场发布会,从省委书记的“默哀”,到省长的“鞠躬”,每天晚上9点的发布会,已近似湖北官员接受舆论质询的答辩现场。

然而,更现实的答辩在发布会之外。

在黄冈已成为仅次于武汉的第二疫情高发区的背景下,面对中央指导组派出督查组关于定点医院收治能力、床位数量以及核酸检测能力等提问,黄冈市卫健委主任唐志红含糊其词,甚至一问三不知。

唐志红的这段视频画面在1月30日刷屏朋友圈,数小时后唐志红被免职,这位卫健委主任火线下岗。

这些天,出来接受答辩的还有湖北省和武汉市的红十字会。

辟谣捐赠要收手续费、辟谣拦扣医疗队物资、辟谣红会售卖寿光蔬菜、回应口罩分配不公的质疑……湖北红会系统不仅面对严峻的疫情,还有汹涌的舆情,直到2月4日,湖北红十字会三名领导被问责处分。

当然,这场特殊的答辩中,更多岗位的坚持和坚守获得了赞许,比如,身患绝症、妻子感染的金银潭医院院长张定宇,比如,奋战在湖北抗疫一线的数十万医务人员。

“大考“还在继续,更难的题目还在后面,答题者能力水平如何,疫情数据很客观,舆论口碑也很公允。

作者:张尼 阚枫


新闻聚焦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