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探丨疫情下的娱乐圈众生相:有人错失走红机会,有人转型当网红

在演员、模特们停工的背后,是整个影视娱乐行业的停摆,以及千千万万从业人员的生存危机。

腾讯新闻《娱探》

作者:秦筱 责编:柳星张

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让原本在寒冬中向暖春进发的影视娱乐行业,几乎完全停摆。而在“疫情加深影视寒冬”这样冷冰冰的标题,和“春节档票房损失70亿”这样令人触目惊心的数字背后,是千千万万从业人员在特殊时期的“非常态生活”。

对此,腾讯新闻《娱探》推出“疫情中的娱乐圈”系列专题,试图从人物、行业等不同角度,呈现这场疫情对娱乐圈的影响。

这次,我们采访了娱乐行业台前幕后不同的从业者,有业已成名的明星,有怀揣明星梦的新人,还有更多隐藏在“幕后”、为光鲜亮丽的娱乐产业打造地基的从业者。他们的工作和生活,无一例外受到了疫情的影响。其中有绝望,也有希望;有面对生存危机的惊慌失措,也有既来之则安之的淡定;有紧急启动的自救,也有意料之外的启迪……

事实上,这并非一个行业的故事,而是我们所有人的故事。

疫情下,影视行业的人员也面临困境(设计制图)

艺人群体:成名的家中待业、未成名的错失走红机会

春节之后本是演员们工作的旺季,很多戏在节前完成了筹备工作,节后就是演员们开始见导演、定角色、进组开机的时候。而这场疫情让全国的剧组全面停工,一视同仁——无论“大咖”还是“小咖”、一线还是十八线,全都没了工作。

演员李东学原本春节后要谈两部戏的合作,如今自然是搁置了,不知何时才能复工。何泓姗则提前定下了明年的计划——本来过完年就要去长白山拍戏,疫情爆发后,剧组通知说,这个冬天拍不了了,挪到下个冬天。

演员李东学宅家看书、读剧本

宅家的何泓姗,不时跟网友分享做美食

虽然目前没有工作和收入,但此前积累的业界和观众认可,让他们对未来的发展都不至于沮丧。突如其来的疫情,反而让他们能难得地在连轴转的剧组转场生活间隙,有了真正属于自己的生活。因为不能出门遛狗,何泓姗甚至教会了狗狗在卫生间上厕所。

相比之下,“新人”李振受到的心理冲击更大一些。过年之前,他刚刚在西藏拍完电影《小戒指》,本来打算回北京休息几天,就马不停蹄地赶去西安的另一个剧组,结果一回来就碰上疫情爆发,西安剧组停工,去不了了。

李振参演的电影《小戒指》的剧照

《小戒指》是李振参演的一部文艺片,他对片子赞不绝口,对自己的表演也很满意,希望能靠这部戏“出来”,“撸开袖子大干一场”。但受疫情影响,电影的剪辑、后期、审查、报奖、上映等一系列环节势必都会推迟,“出来”也变得更遥远。

但李振觉得自己已经很幸运了,毕竟作为演员,只要有拿得出手的作品,将来总会有机会。而他的老本行——模特界的新人们,就没有这么幸运了。

李振是最受国际认可的中国男超模之一,曾两度成为阿玛尼的开场模特。2014春夏米兰男装周,他一人独揽7场大秀,成为亚洲男模军团新“秀霸”。但模特终究是青春饭,出于职业规划的原因,他开始将工作重心转向演艺圈。

昔日还在做模特时,走T台的李振

二、三月份是世界四大时装周集中举办的时间,也是模特们工作的旺季。李振原本也接到时装周的一些工作邀约,但在疫情之下,很多国际航班都取消了,一些品牌和活动主办方也行事谨慎,中国模特一夜之间几乎全部“失业”。

戏也拍不了,模特工作也做不了,李振笑道,自己已经做好了一段时间“吃土”的准备。但他顾不上为自己担忧:“对我这样的‘老人’来说,损失的只是一份工作;但对我的师弟师妹们来说,损失的很可能是未来。”

李振向《娱探》介绍道,去年很多年轻中国模特在国际上崭露头角,而“四大”是他们往上冲的最佳时机。“四大”的入场券一票难求。首先,你要找到一家国外的经纪公司,公司将你的资料发给一个一个品牌;通过品牌的资料海选,才能得到面试机会,与几十甚至几百个来自全世界的优秀模特一起竞争;而能否脱颖而出、最终站上T台,比拼的不仅是实力,还包括状态、运气,换言之,今年拿到了,不一定明年还能来。

“这个机会失去了,不仅之前付出的时间、金钱、精力全都打了水漂,很可能你就彻底‘不见’了,你知道吗?这很恐怖的。”李振真心为后辈们感到难过。

他能为这些年轻人做的,就是叮嘱他们在家不要放松训练,等到疫情结束,以一个模特的最佳状态再次“出山”。

从业人员:化妆师转型做网红、主持人尝试做短片制片人

在演员、模特们停工的背后,是整个影视娱乐行业的停摆,以及千千万万从业人员的生存危机。

豆瓣网友“TOTORO1994”自曝靠全职代购电影票为生,春节档电影集体撤档后,他亏了7万,他焦虑地透露:“疫情如果再持续下去,我们全家都得打包回乡下了,农N代扎根城市点梦想岌岌可危!”还有一位自称刚从体制内辞职、创业开影视公司的网友,因为疫情导致项目延期,他转行做起了情趣用品生意。

相比“不坐以待毙”,还有一些更早未雨绸缪的人,化妆师蒋梦然就是其中之一。

蒋梦然与热依扎、王晓晨等演员都有过长期合作,李纯在电影版《三生三世十里桃花》里的造型也出自她手。但她并不满足于此,而是一直想建立自己的个人IP。年前,她就计划要利用这个假期开始打造自己的短视频账号,同时学习美学相关的文化,疫情并未打乱这个计划。

化妆师蒋梦然(图右)早前为歌手霍尊化妆

一个人,一个化妆台,几盏灯,一个手机,就是蒋梦然所需的全部道具。自己化妆,自己做模特,自己打光、架机位、写脚本、剪视频……大年初二,她的第一支美妆短视频上线,随后保持着一两天一更的频率。

如果没有这场疫情,她现在应该是在剧组或者时尚活动上给艺人化妆,这些工作都取消了,也意味着她暂时没有收入,但蒋梦然完全不焦虑。

这个“长假”反而给了她静下心来、好好研究新的职业方向的机会。她每天忙得觉都不够睡,除了拍摄,还要上网课学习怎么制作短视频,研究其他美妆博主的作品,想着怎么精益求精。

开通一个月,她的账号积累了159个粉丝,直播也开始慢慢有了收入。蒋梦然对这个成绩相当满意:“慢慢来,不着急。疫情总会过去,没过去之前,我就按照我的计划来学习、提升、积累,心里很充实。过去之后,迎来一个更好的自己。”

与她抱有同样想法和计划的,是北京卫视《美食地图》节目的外景主持人洛小语。疫情爆发后,电视台的很多娱乐节目都停播了,为抗疫特别节目让出时间段,其中就包括《美食地图》。

洛小语是《美食地图》的外景主持人之一

但洛小语并没有闲着,她要利用自己这些年积累的资源,创建一个美食博主的账号。

疫情期间,她每天抓着各个朋友做市场调查,问他们想看怎样的美食视频;联系认识的餐厅老板,问他们疫情期间的状况;还计划着等疫情缓和之后,做一期关于疫情期间的外卖小哥的节目。

“鸡蛋不要放在一个篮子里,我认为这是在疫情期间对工作焦虑的人都应该想到的一句话。”洛小语对《娱探》说,“春节前我就决定做转型,只不过通过这个疫情多了一些思考。如果抱着过去的经验不放,那么你肯定会死。”

结语

疫情仍在蔓延,“寒冬”还未结束。但人们从来不缺乏生活的勇气和能力。恰如李振对他的师弟师妹们所说的那样:“比起那些得病的或者在重灾区的人,我们已经很幸运了:不仅活着,还有菜吃,还能跟家人在一起。当前最重要的是保护好自己,机会以后一定还会来的。”


新闻聚焦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