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文读懂丽江退伍女兵反杀案:同村两亲戚一夜间的“致命邂逅”

划重点:

  • 12019年大年初四,醉酒青年李某湘拦车辱骂同村女孩唐雪,成为事件导火索,此后双方多次调解失败,次日,李某湘手提菜刀砸唐雪家门,唐雪出门与其打斗,水果刀刺中李某湘胸口,致其身亡。
  • 2涉事女生唐雪是退伍军人,在伍时是通信兵。死者李某湘是云南师范大学文理学院毕业的大学生。两人原本都计划今年完婚,但如今两家世交反目成仇,唐雪被拘遭起诉,李某湘入土为安。
  • 3是正当防卫还是故意伤害?遭人砸门是否应开门理论?目前各方争论不一。因案件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该案曾两次退回警方补充侦查。云南省检察院目前已派人阅卷,依法全面审查。
  • 近日,又一起涉及正当防卫的“反杀案”引起广泛关注。

    2019年2月8日,大年初四,丽江90后退伍女兵唐雪乘车回家途中,遭同村的醉酒男子李某湘拦车与辱骂。事后她和父亲前往理论,三人发生扭打。

    不久,李某湘与父母、朋友一起到唐雪家道歉。道歉后,李某湘认为自己亦被对方打伤,要求对方也“给个说法”,未果,李某湘再次被劝开。

    2月9日,大年初五,李某湘持菜刀砸她家门,唐雪拿上家中“两把刀”出门,两人再次发生打斗。最终,她挥舞其中一把水果刀,伤及李某湘升主动脉,致其不治身亡。

    云南省检察院:已派人阅卷 依法全面审查

    8月27日,云南省人民检察院回应“女子反杀醉酒男”案件。

    检察院表示,8月26日,媒体报道的云南省丽江市永胜县“醉酒男午夜持刀砸门,丽江90后女子带刀反杀”一案,引起社会广泛关注。云南省人民检察院高度重视,已派人阅卷,对案件事实、证据依法全面审查,指导案件办理。案件进展情况将及时向社会通报。

    8月26日,云南丽江永胜县委宣传部微博通报。

    “男子持刀砸门被90后女孩反杀”话题引发社会广泛关注,云南省丽江市永胜县三川镇发生李某湘死亡一案,永胜县公安局于案发当日立案侦查,经侦查终结,永胜县人民检察院于2019年8月7日以唐某涉嫌故意伤害罪向永胜县人民法院依法提起公诉。目前,该案正在立案办理中,将择日公开开庭审理。

    两人初遇当晚发生了什么?醉酒青年李某湘拦车辱骂同村女孩唐雪

    李唐二人第一次发生口角的路口

    据丽江市永胜县人民检察院起诉书显示,2019年2月8日晚23时许,唐雪参加完朋友生日聚会,朋友开车送唐雪回家。车至下街村李红家宅外村道上时,李某湘对车进行拦截,随后被同行人拉开。

    起诉书称,李某湘此时属“酒醉”状态。在车被拦下后,唐雪选择下车步行回家,李某湘上前对其进行辱骂。唐雪未理睬,继续步行回家。

    大年初四,1993年生的丽江女孩唐雪接到高中同学陈加勇邀请,和同学纪凯及其妹妹一起赶赴陈加勇的生日聚会。

    生日聚会后,当日23时许,纪凯3人开车将唐雪送到中洲村委会下街村时,在村道和一辆停着的轿车会车,李某湘正跟车上的人聊天。

    陈加勇说,村道狭窄,很难错车,“我和唐雪当时坐在车后排,李某湘明显醉酒的样子,他赶来拍打车门,看着像叫骂,具体叫骂什么听不清。”

    陈加勇向澎湃新闻回忆,当时对方有三四人,但只有李某湘在错车后还在叫骂、挑衅,他们觉得碰到了个醉汉忍让下就过了,“我们把唐雪送到他们家那个巷子口就开车回家了。”

    醉酒青年李某湘为何拦车?

    唐雪父亲:醉酒后故意找事,不止一次

    唐雪家人表示,李某湘拦车属无事生非。在村中,类似行为,他不止一次。“村里很多人的车都被他拦过。”

    “一年前,我晚回家时,也曾遇到过李某湘的阻拦。”唐雪父亲唐加勇说,当时,一个朋友家中老人去世,他去参加葬礼,回家较晚。他骑着摩托车,行至村口,李某湘和另外两人拦住了去路。李某湘三人一身酒气,且手持啤酒瓶。见被拦下者为唐加勇,李某湘表示:“原来是大爹,那我就……”

    唐加勇称,李某湘家与他家,沾亲带故,他与李某湘父亲李兆云,从小一起长大。案子发生前,两家关系很好,经常一起聚餐打牌。因此,李某湘称呼唐加勇为“大爹”。

    这个说法,得到了李兆云本人的证实。

    李某湘父亲:儿子被车剐蹭才发火,没有经常醉酒拦车

    为何要拦唐雪所乘车辆?

    李兆云透露,李某这一次拦车,其实是因为被车给擦到了。

    “验尸的时候,我儿子右边小腿有淤青,是撞击伤。当时,有和他一起的人给我说,是因为唐雪所乘车擦到他了,他才会将车拦下。”李兆云称,据他了解,拦下车后,李某并未对唐雪进行辱骂,只是要求对方“开慢点”,“当时可能因为被撞了,态度有些不好。”

    李兆云坦言,儿子酒后,确实会有些兴奋,但也仅限于与朋友之间,并不会影响其他人。

    一位村民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李某湘没喝酒时,文质彬彬。喝了酒,确实经常打架。不过,这个打架说,村民表示是“听说”,并未亲眼所见,“听人说,他们经常自己人和自己人动手。”至于拦截他人,这位村民表示,并不知情。

    二次调解为何又起冲突?

    唐雪父亲:李某湘突然动手 踢我一脚,给我两拳

    起诉书显示,因没带钥匙,唐雪致电父亲唐加勇开门。电话中,唐雪将李某湘辱骂一事告知父亲。唐加勇带唐雪,找李某湘理论。

    三人在交谈过程中,李某湘先踹了唐加勇一脚。随即三人扭打在一起。李某湘被朋友劝开带回家。

    8月27日,封面新闻记者来到李某湘拦截唐雪的地点,也正是三人发生扭打的地点。

    该地点位于中洲村中心位置。据当地村民介绍,此处全村进出必经之路,距唐雪家仅有100米左右。

    唐加勇说,唐雪告诉他,李某湘拦截并辱骂自己的事后。他带着唐雪来到这里找到李某湘,当时,他对李某湘说,“这是你妹妹,不要再拦她了”。

    “这次事件以前,李某湘对我还算客气,也比较听我的话。因此我才会去找他。”

    让唐加勇没想到的是,李某湘听完唐加勇“这是你妹妹,不要再拦她”这句话后,并未像平常那样客气,反而恶语相向。当唐加勇带着唐雪准备走开时,李某湘更是突然冲过来,一脚踢向唐加勇,还给了唐加勇两拳。

    于是,三人扭打在一起。后被人拉开。

    李某湘父亲:唐雪先出言不逊,激怒了儿子

    唐加勇回到家中,坐在门槛上,给李兆云打了电话,告知李某湘醉酒打人。李兆云在电话中,给唐加勇赔了礼。

    不过,李兆云表示,他后来了解到,事情经过并非向唐加勇所说。

    李兆云称,因为儿子只是要求对方放缓车速,并不存在“辱骂”一事,“她应该是觉得被拦车,让她在朋友面前扫了面子,所以才编出‘辱骂’,想让她父亲帮她出气。”

    据李兆云调查了解,唐加勇带着唐雪找到儿子李某湘后,儿子也立即表示,这是一个误会,自己不会再拦“妹妹”。然而,唐雪在跟着唐加勇回家,路过李某湘身边时,冒了一句“你算什么东西”。正是这句话,激怒了儿子李某湘,也才发生了后面的事。

    李兆云说,当时,曾有人听到了唐雪说这句话,这位目击者也去警方做了笔录。

    第三次会面起矛盾,李某湘为啥要说法?

    起诉书称,三人发生扭打后,李某湘被劝回家中。回家后,他和父母、朋友一起,到唐雪家,对先前事情道歉。道歉后,李某湘要求唐加勇对自己被打伤的事情给个说法,随后李某再次被同行人员拉回家。

    李某湘父亲:他们把我儿子摁在地上,用砖头和瓦片打他

    李兆云介绍,接到唐加勇的电话后,本已睡下的他,立马起床穿上衣服,一路小跑,朝唐加勇家走去。在路上,遇到了和朋友一起回家的李某湘。简单地询问得知,李某湘确实曾向唐加勇动手。李兆云于是拉着儿子李某湘,去了唐加勇家,并要求李某湘向唐加勇道歉。“当时,我就和儿子说,无论如何他是长辈,你不该动手。”

    尽管不情愿,李某湘还是向唐加勇道了歉。但随后李某湘也要求唐加勇一家对打伤自己一事给个说法。

    李兆云当时正背对着唐加勇一家。听到儿子要说法,就觉得不妥。“赶紧朝唐加勇他们挥手,示意他们先回去,同时和儿子说,有事等明天酒醒了再说。”唐加勇一家随后退入家中。

    李兆云说,唐加勇一家回家后,他带着儿子,在回家路上,他才从其他人口中知道,唐加勇当时给他打电话时,已经将儿子制服,“他们当时将我儿子摁在地上,并且用砖头和瓦片等打过他,后来被其他人给劝开。”

    知道这些细节,李兆云心里也不舒服。但他还是告诉儿子,“男子汉大丈夫,吃点亏也没什么。”

    唐雪父亲:没用砖瓦打他,就指甲长抓到他了

    唐加勇称,当时,他确实曾摁住李某湘的手,但并未将李某湘摁在地上。他摁住李某湘的手后,唐雪确实上前与李某湘发生过肢体接触,但并未用过砖头、瓦片等物件。女孩子指甲长,冲突中,确实抓伤了李某湘,“他可能也就是因为这个想要我们道歉。”

    唐加勇表示,李某要说法时,自己一家并未理他。

    第四次对峙:再次扭打,终酿惨祸

    起诉书称:2月9日凌晨1时许,李某湘持菜刀再次到唐加勇家,使用菜刀对唐家大门进行砍砸。李某湘的菜刀被劝阻朋友罗某坤抢走并丢掉。

    唐雪在家中听到砸门声,起来到厨房,拿了一把红色削皮刀和一把黑色刀把水果刀,出门查看情况。

    唐雪打开大门上的侧门后,李某在被朋友拖拽过程中,朝唐雪腹部踢了一脚,唐雪上前与李某湘近身扭打在一起。

    两人被劝阻者拉开后,李某湘往巷道外跑的过程中扑倒在地,唐雪回到家中。随后,李某湘被送往医院救治,经抢救无效死亡。

    李某湘倒地的巷子

    唐雪父亲:我女儿一直在挨打,不小心刺了他

    唐加勇则表示,第一个走出去的是女儿唐雪,当他拿着木棒走出去时,唐雪已经与李某扭打在一起,并且一直在挨打。两人被分开后,唐雪与唐加勇一起回到了家中,李某湘则跑进门口小巷,并倒下。唐加勇当时以为李某湘是“酒劲上来了”。

    唐加勇说,回家后,唐雪左脸肿胀,他曾为唐雪敷药。不久,警察赶来,依法对他们进行搜身。民警从唐雪的兜里搜出了一把红色的削皮刀,“我也是当时才知道,唐雪带了刀出门,并且刺了人,不过,警方只搜出了一把红色削皮刀,并未找到起诉书中所说的黑色水果刀。”

    唐加勇表示,警方后来曾多次对他们家进行搜查,但均未搜出黑色水果刀,“我到现在也不知道这把黑色水果刀是怎么来的。”

    唐加勇称,李某湘砍砸门时,还曾有过爬院墙动作。

    唐雪:事发时他用菜刀砍门,说要翻墙杀我全家

    案发当日,醉酒男子深夜持刀砍砸唐雪家的大门

    唐雪家属表示,事发时,醉酒男子李某在凌晨1时许砸门时,唐雪认为“听到他说要翻墙杀我全家,听砸门的声音,我判断对方有工具,不像赤手空拳。因此,我去厨房拿了刀具。”

    “我打开了走廊的灯,灯光不强,在我走到大门附近时,周围的情况不太好判断,不太好判断他手上是否还拿着工具。”家属转述道,唐雪称,她被李某首先踹了一脚后,“一是出于本能反应,二是为了制止他继续在我家门口骚扰,三是对方已经挣脱了同伴,出于无奈反击对方,与他发生肢体动作。”

    家属还讲到,当时唐雪的上嘴唇、右膝、左膝被打肿、淤青,左膝被踹伤,唐雪认为“是他打我脸之后用脚踢的,他还踢我腹部”;冲突后当日,她上厕所时发现下体出血,“造成我例假不规律,之后2月份只来了一次例假,3、4、5月份没有来例假,腹部的疼痛持续到3月底。”

    李某湘当晚拿着菜刀砍砸唐家大门留下的痕迹处,还有警方勘查的标记。

    家属还提到,唐雪与李某发生争执后,第一时间并未感觉到自己捅到了对方,“当时听人喊受伤出血,我才知道对方有人受伤,不确定是不是李某。20分钟公安就来了。直到(2月)9日晚上,我才从警方那里知道,李某已经死亡。”

    李某湘父亲:没翻墙,刀被劝丢了,大门刀印可能是伪证

    李兆云表示,李某湘当时确实曾拿着菜刀出门,但随后被同行人劝说丢掉。

    “他回家后,照镜子看到自己被抓花了脸,冲到厨房拿了菜刀就走,家里的人看到这个情况后,就追了出去。”李兆云说,儿子李某湘被追上后,一个朋友劝他扔掉了菜刀。当时,李某湘很顺从,并非如起诉书所述的“抢”。

    李兆云表示,李某湘是大学生,懂法。“他当时一步也没有踏进唐家,他们一起过去的人,也是一步也没有踏进去,更不可能爬墙。”

     

    同行者:整个过程不过一分钟,如果各退一步就没事了

    一位与李某湘同行者表示,李某湘砸了唐雪家大门后,唐加勇拿着木棒走了出来。他们随后劝住了剑拔弩张的两人。唐雪走出来时,被李某湘踹了一脚,退回去后再次冲出,与李某湘发生肢体接触。接着,唐雪回家,李某湘在小巷中倒下。这个过程,前后不过一分钟时间,并非如起诉书所述发生扭打。

    杀死李某湘的凶器是什么?两家都不清楚

    唐雪父亲展示从唐雪睡衣口袋搜出的刀具,只是唐雪带那把是红色的,这把绿色,平常用来削土豆皮的。

    究竟是什么样的锐器致死了李某湘?唐家、李家至今均不太清楚。唐加勇称,警方当夜赶到后,带他们做笔录,从唐雪的睡衣口袋里搜出了一把红色的削土豆皮的小刀,后来唐雪自己交代了是一把黑把的水果刀,警方前前后后拿走了家中的6把刀做鉴定,表示均不是凶器后还给他们,后来又收走了这6把刀,“派出所的还问我,唐雪退伍时有没有带来军刺?唐雪怎么可能带军刺回家。”澎湃新闻看到,唐雪当晚所带的削皮红色小刀,长约10公分,刀刃约3公分,唐加勇比划的黑把水果刀长约20公分。

    李兆云则称,经尸检,儿子右胸部的伤口口径达4.4cm,从前胸一直到后背,“差0.9公分就直接刺穿了,那这把刀有多长啊?”

    澎湃新闻就此向权威部门求证,但未获回复。

     

    唐雪是特种兵?其父:只是退伍军人,属于文职,本计划今年结婚

    2012年,唐雪高中毕业后,准备入读昆明的一所专科学校,在入学报名前夕,她通过网络报名,在当年12月应征入伍,于2017年12月退伍。

    唐加勇疼爱唐雪这个小女儿,夸她懂事、乖巧,不让他操心,是他的骄傲。他年轻时想参军,但由于体检时身体不过关,没能成功,成为遗憾。2012年,唐雪报名参军,全县就两个女兵名额,她是其中之一。

    唐雪退伍时。(受访者供图)

    此次命案中,她“退伍军人”的身份格外被外界关注,唐加勇称,女儿仅是一名通信兵,虽然当过班长,但属于文职。

    按照计划,退伍的唐雪在广州学了面包蛋糕烘焙技术后,会回到丽江在当地较出名的一家面包店当技师带徒弟,“她想先熟练下,然后自己开一家蛋糕店,之前月工资3000元,过完年后老板还想她干,给她开5000元。”

    想开蛋糕店的唐雪,已购置好了自己的烘焙机等机器。“她乐于助人,没有见过跟她合不来的人。”唐雪的同学陈加勇说。

    今年春节,是唐家这几年少有的几个阖家团聚的时刻。当兵5年,唐雪从未在家过过年。即便平时假期,也因为舍不得路费,很少回家。

    在唐雪姐姐看来,自己这个妹妹性格沉稳,从来都不会主动和别人发生口角,虽然直率,但也分得清楚轻重,不是那种口无遮拦的人。

    她回忆道,自己当初生二胎时,家里没有别人陪着,只有她在身边。生产时情况紧张,医生说要剖腹产,“她一声不吭就签了字”。

    唐加勇计划今年就把唐雪和她男朋友的婚事正式定下来。今年年三十,两家本来要约好一起吃饭,但因为其他事情取消了。

    直到事发当天,唐加勇一直都是喜气洋洋的,大女儿前几年嫁了人,去年生了二胎,为他添了小外孙。那天上午,他们还一起去镇上拍了全家福。

    大年初四 唐雪一家照的全家福

    李某湘是混混?家属:他是大学生,是个内向的好孩子,计划今年完婚

    在昆明读完大学体育专业后,在一家建筑公司上班的李某湘在父亲李兆云的眼中也是个内向的好孩子。

    李兆云不理解为什么会是正当防卫,接受媒体采访时他说,“事情发生的时候,我儿子手上没有刀,对方手上有两把刀,这怎么能算是正当防卫呢?”

    媒体到他家采访,他把儿子的学位证、 毕业证都摆出来,以此证明儿子不是混混。他不理解,自己的儿子大学毕业,也在昆明有着正经职业,怎么就会是混混?

    李某湘的毕业证

    李兆云称,儿子李某湘,“他1992年出生,是云南师范大学文理学院毕业的大学生,之前在昆明工作。”李兆云表示,儿子在村里,口碑其实不错,对老人很尊敬,对小孩子也很好,经常给村里小孩子买东西,小孩子们都很喜欢他。儿子去世后,很多小孩子都在问“怎么没看到俊叔(注:李某湘小名叫俊俊)?”李兆云只能撒谎:“俊叔在昆明打工。”

    案发后,李某湘的朋友纪念他时在朋友圈写道:“从小我们一起长大,你一直是个讨人喜欢的弟弟,你什么都好,就是喝了酒就不听话,爱闹事,说了你多少次了,没用的!……”

    李兆云还说,李某湘也已处了对象,“本来计划今年结婚的。”

    两家世交反目成仇:唐雪被拘,李某湘停灵超10天

    2月10日,唐雪被永胜县公安局刑事拘留。2月25日,经检方批准逮捕,目前羁押在丽江市看守所。

    涉案退伍女兵唐雪家属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自2019年2月9日案发后,由于案件一直处于侦办、审查起诉阶段,家人半年来未见过唐雪,也不能与其通话、通信,只能通过律师的会见,间接了解唐雪的近况。

    起诉书显示,此案于5月16日、6月19日两次被永胜县检察院退回侦查机关补充侦查,8月7日以唐雪涉嫌故意伤害罪提起诉讼。

    案发后,唐家的亲朋好友转借凑了6万元钱给李家,“一开始他们不要,我们通过中间人转交,他们的姑爹代收了。”唐加勇说。

    唐加勇说,事发后,他凑了6万元,给了李兆云。李兆云对此予以承认。

    “当时,确实有人来给了我6万块钱,说是唐家给的,不过并不是唐加勇本人,而是他的亲戚。”李兆云说,给钱时,有司法人员在场并录像,整个过程没有人提出要他出具谅解书,“就算提了,我也不会给。”

    李兆云表示,儿子死了,给再多的钱,也无法抚平丧子之痛,“我开始不要,但来的人说,当时我已经给儿子停灵10天了,每天家里都坐满了人,我们从早饭到晚饭全包,他们说,这笔钱就作为停灵花销和丧葬费用。”

    中洲村里,唐雪家低矮、没有装饰的铁大门和陈旧的平房,跟周边的邻居家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巷子深处那家就是唐雪家,当晚李某湘跑出这巷子栽倒后再也没有起来。

    唐加勇说,因为此前两个女儿上学,自己当包工头又没挣到钱,家中的房子一直未能新建,就连正对大门唐雪所住的那排3间平房,都是2017年由政府扶贫时帮他们修建。

    距离他们家约200米的李家,则是另一番光景。大气的铁大门上着红漆、贴着瓷砖,院子里崭新的三层楼房都贴着瓷砖,一层的客厅装修布置的就像是城市里的花园洋房。

    从唐家院子里看他们家的大门。

    尽管家境区别较大,但案发前并没有影响两家人的交往。唐加勇说,村里跟他玩的好的有三四个,不爱喝酒的李兆云是他的朋友之一,李兆云一旦有什么好酒、好茶,就会喊他们几个过去在家中聚餐,而李某湘也会恭敬地喊他“大爹”,“村里相互带点亲戚,五代以前跟他们李家同一个祖先,算是远房亲戚了。”

    案发后,两家人开始相互指责,唐家一家人搬往丽江市到女婿家居住,避免在村里跟李家直接相遇,其中一次在村里有人家办喜事时唐加勇跟李兆云相遇,二人发生冲突后被众人劝开。

    是正当防卫还是故意伤害?各方回应,争论不一

    起诉书显示,警方侦查终结后,于3月13日以涉嫌故意伤害罪移送检方审查起诉。永胜检方受理后,报送丽江市检察院审查起诉。丽江市检察院将此案交办由永胜检方办理。此后,因案件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该案曾两次退回警方补充侦查。警方均补查重报。

    检方认为,唐雪与被害人李某湘发生扭打过程中,持刀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人死亡,其行为已触犯《刑法》第234条,应以故意伤害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唐雪行为具有《刑法》第二十条第二款的处罚情节,应当减轻或者免除处罚。

    我国《刑法》第20条对正当防卫有三款规定

    “为了使国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财产和其他权利免受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而采取的制止不法侵害的行为,对不法侵害人造成损害的,属于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

    “正当防卫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损害的,应当负刑事责任,但是应当减轻或者免除处罚。”

    “对正在进行行凶、杀人、抢劫、强奸、绑架以及其他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采取防卫行为,造成不法侵害人伤亡的,不属于防卫过当,不负刑事责任。”

    这三款的规定,共同构成我国的正当防卫制度,三者缺一不可。它们的逻辑关系非常科学合理,第一款规定的是一般正当防卫的构成;第二款规定了防卫过当的情形,第三款是特殊规定,通常被称为“无限防卫”,是对前两款的重要补充,既是为了防止错误而狭隘地理解防卫过当,或者动不动就适用防卫过当;也是基于长期社会实际经验教训的总结,其实质就是为了倡导普通公民对于突发的暴力型犯罪,要敢于防卫,勇于防卫。

    对于当地检方的起诉意见,舆论顿时分成了两拨:

    一拨认为唐雪是正当防卫,有网友说,“半夜持刀砸门,不管是不是醉酒,打死他都算正当防卫”;

    另一拨却不认同,“这个不算吧,人家也没进门,完全可以不开门报警来解决问题。”言下之意,人家并没有进到你家里来,唐雪是没有必要持刀出门的。

    唐雪发声:想要公道,我没想故意伤害他

    唐雪认为,对方三番五次辱骂、滋扰,她“很气愤,也很无奈,大家毕竟是同村人,我觉得他很不可思议。”

    “我坚持认为自己是正当防卫,没有想要故意伤害他。造成这个后果也不是我想要的。我会很坚强地面对,希望法律还我一个公道。”唐雪家属向红星新闻记者转述她的话。

    李某湘家属:想要公平判决,若被判定正当防卫,不会上诉

    8月7日,永胜县人民检察院以唐雪涉嫌故意伤害罪,向永胜县人民法院依法提起公诉。

    9月1日,澎湃新闻从云南省人民检察院获悉,省检察院已派人赶赴永胜县审阅案卷、指导办案。

    李兆云表示,他知道现在网上的很多言论对儿子不利,但他并不在意,“我不懂法,但我相信法律,法律不可能因为一些人随便说说,就能颠倒黑白。我现在就只求法院能够给我一个公平公正的判决。”

    “反杀”案死者李某湘父亲李兆云告诉澎湃新闻,如果此次唐雪被法院判为正当防卫无罪释放的话,他不会上诉,“我相信法律,我相信法庭是公平的,会给我们一个公平的判决,如果真这样判了,我也能接受。”

    “丽江反杀案”退伍女兵辩护律师已递交申请书,请求检方撤诉

    8月28日,红星新闻从“丽江反杀案”涉案退伍女兵唐雪的辩护律师殷清利处获悉,今日下午,他已将《关于被告人唐雪涉嫌故意伤害案撤回起诉申请书》先后通过中国邮政ems速递、云南省人民检察院官方微博私信、官方网站检察长信箱等书面、电子方式,悉数向该院检察长进行递交,“希望该院依法转交复查人员听取意见,及时作出撤回起诉决定书,并书面回复。”

    殷清利认为,本案起诉书仅载明被告人唐雪具有《刑法》第二十条第二款的处罚情节,应当减轻或者免除处罚。但永胜县人民检察院对其如何审查认定唐雪行为为防卫过当,没有做任何详细载明,“该起诉书内容不符合相关规定的要求。”

    注:内容综合封面新闻、红星新闻、澎湃新闻、新京报、沸腾、每日人物等多家媒体报道

新闻聚焦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